刘亚楼坐镇北京布阵南昌,引“猫电车之狼vr攻略秘籍”出洞,打掉美国最先进间谍机

时间:2020-01-04 14:11:31 作者:admin

U-2全名为Utility,表示此为多用途的实用飞机。绰号“黑寡妇”!作为间谍飞机,它一是飞得远——最大航程7000公里,飞得长——续航时间9小时,当然最绝的是飞得高——最高可达2.28万米。飞到这一高度,当时世界装备的任何一种歼击机和高射炮都奈何不了它,甚至超过了一般地空导弹的射程。二是谍报本领强,它由一人驾驶,不仅可进行照相侦察,还可进行电子侦察。

美国飞行员驾驶U-2,对中国首次“穿幕”始于1958年3月。中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,随后,美国中央情报局看中了台湾,由国民党空军飞行员驾驶U-2深入中国大陆。因其侦察中队队徽设计为黑猫图案,所以被称为“黑猫中队”。神秘的U-2飞机,台军方亲昵地称之为“黑猫小姐”。本文讲述的是我空军第一次击落U-2飞机的过程。

中央军委经过慎重考虑,批准了空军这个新颖而大胆的战术

1961年至1962年间,正是国际大气候最不利于中国大陆之际。“黑猫中队”活动频繁,蒋介石派遣的“反攻救国突击队”在大陆沿海也常常骚扰,天上地面遥相呼应。

一份呈报总参谋部的报告草稿送到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眼前,他一挥大笔,改为:台湾蒋军使用U-2飞机入窜大陆,进行高空侦察照相,获取我重要国防机密,其意义有三:

一、曾经停止了一年半之久的内陆纵深侦察已经重新恢复;二、此次U-2由马祖入陆,飞越我闽浙皖豫陕甘宁七省,在银川、兰州、包头、西安诸地照相后经郑州、福州返台。沿线我机多批拦截,均不获成功。我某部飞行员竭尽全力使飞机升到实用极限,发现U-2还高出5000米以上,无法施行攻击,敌U-2飞机在内陆深远腹地逍遥自在地游历了一圈,安然返台,显示了U-2的极大优越性。三、从U-2飞行达到的终极侦察地区看出,美蒋对我西北原子工业重地及重大设施极度重视。

如何打滑得像泥鳅一样的U-2呢?对这个新对手,空军上下掌握的情况和资料不多,对其结构、性能、飞行特点还知之甚少。当时,空军的防空装备,主要有雷达、探照灯、高射炮、歼击机、地空导弹。在一个由刘亚楼和空军副司令员成钧组织的研讨会上,一位参谋不经意地说:“看得见的打不响,打得响的够不着,够得着的挪不动。”

刘亚楼认为这话有点意思,说明这位年轻参谋肯用脑子。不过,他也指出:“这话未免过分、绝对了些,1959年4月间,我们三个导弹营从北京转到宁夏沙漠打靶,不是挪动了吗?”

在解放军的防空兵器中,当时只有苏制萨姆-2导弹能对付U-2。而能掌握此种尖端武器的,只有区区几个导弹营。543部队在北京“守株待兔”几次未着后,刘亚楼识破了对手的花招。他从那位年轻参谋的话中得到启发,打破常规,提议选择新的作战地点,让一个营挪动挪动,在U-2经常活动的航路上机动设伏。他别出心裁地称之为“导弹游击战术”。

有人不同意,理由是543部队本来就只有少而又少的3个作战营(国防科委那个营不算),调离了一个营,首都的布防怎么办?这种担忧不是多余的,首都的天空布防一旦出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作为空军的当家人,刘亚楼恼火的还有:苏联翻脸后,不仅撤走了全部地空导弹专家,而且停止向中国供应任何兵器和零部件,几乎把543部队推上绝境,原来进口的50多发导弹打一发少一发,弄得部队训练只能摆摆空架子,连实弹打靶都不敢搞,而要防守的却是整个国土!但就是这般捉襟见肘,刘亚楼还是不改他的部署决心,他说:“你在北京守株待兔,可兔子学乖了,他不再往你那个网钻,只有把部队拉出去机动设伏,才能捕捉战机。”

刘亚楼力陈己见后,得到成钧和大多数与会将领们的赞同。中央军委经过慎重考虑,批准了空军这个新颖而大胆的战术。

决定在南昌布下罗网,埋伏待机

刘亚楼毫不犹豫地将令旗下给了通县一战扬名、有实战经验的导弹二营,随后派负责国土防空的空军副司令员成钧打前站选择“突破口”。

成钧坐飞机走了一圈,本拟选定南昌附近的机场,但因时下南昌发大水,担心部队无法进驻,乃改选长沙附近的大托铺空军机场。

对地空导弹的使用,世界各国固有经验,都仅限于要地防御和集团部署,至于指挥地空导弹部队机动设伏,不仅没有实例和经验,而且在组织铁路运输、摩托行军、选择配置阵地、战斗准备、生活保障诸方面,都会遇到不少困难。因此虽是一个导弹二营的挪动,上上下下却为搬家发了愁。萨姆是固定或半固定式的,庞大复杂且笨重的设备不适合机动行动。一具导弹发射架净重11吨,上车下车,吊起放下,何其不易。而一个导弹发射连有6具这样的导弹发射架,而且还有用途各异的天线收发车、指令车、显示车、坐标车、发射控制车、配电车、电源车、牵引车、天线拖车……

这些粗笨的大家伙偏偏都是精密电器,是全营的眼睛、耳朵和心脏,宝贝得娇气十足,一怕震动颠簸,二怕风吹雨打,长途运行难亦哉!那数以万计的电子管等元器件,任何一个出了毛病或者参数不正常,都会导致全营不能作战乃至造成战斗失利。一个导弹营车运行军,要有两个火车专列、约65节车皮来保证,最后,全营近百辆特种用途的大汽车,以及导弹、导弹发射架、雷达制导天线,和一应武器、装备、油料、生活用品、人员等等,顺利地装进了两列火车。

1962年6月27日暮色苍茫时分,在1959年通县之战中已由少校晋升为中校的岳振华,率地空导弹二营300多号人马,悄然离开北京南苑机场。两天后,二营埋伏在长沙大托铺机场。

刘亚楼根据汇总上来的情报分析敌情,发现自1962年1月以来半年多时间里,U-2对大陆腹地的11次侦察飞行中,有8次经过南昌。他从敌机入窜的线路和次数、时机、条件和国际国内的大小气候作了番梳理筛涮,断定有飞机制造工厂落户的南昌是对手的一个检查点。经和空军负责国土防空的副司令员成钧秘密研究,决定在南昌布下罗网,埋伏待机。

8月27日,在夜幕掩护下,导弹二营由湖南长沙大托铺转至江西南昌向塘隐蔽设伏。为了高度保密,他们在行军时连番号、服装、汽车牌号都改称为“地质勘探队”。空军副司令员成钧也专程到了向塘布防。他和岳振华打破苏联萨姆导弹战斗教令的规定,没有将阵地选在平坦的地方,而是大胆选在丘陵间的一片松树林中,面积减小了一半。他们把一连阵地放在两山之间的凹部,二连阵地放在东西两面的山坡上,让满山青翠的松树林做了导弹阵地的迷彩衣,加上人工伪装,打破了阵地部署“梅花路”的旧格局,创造了打游击配置阵地的新形式。

这是中国击落的第一架U-2飞机

一个星期过去了,天外来客还是不见踪影。坐镇北京的刘亚楼和成钧首先肯定南昌是U-2进入大陆侦察的一个检查点,二营阵地设在南昌近郊没错,一番密计后,他们决定变“守株待兔”为引“猫”出洞,或曰引“猫”上钩。于是,兵不厌诈,一道极机密的电令从空军最高指挥部发了出去。

9月7日,一个轰炸机大队,从南京飞起,呼啦啦一路招摇地移防南昌向塘军用机场。刘亚楼和他的作战班子摆的迷魂阵,是抛给台湾海峡那边的诱饵。解放军大张旗鼓地“佯动”转场,被东南沿海岛屿上的国民党雷达掌握得一清二楚。

南昌是重要军事基地,又有个飞机制造厂,而且正在台湾到西北的路上,所以成了U-2的侦察要点。几次侦察飞行没发生意外,不免“备周意怠,见惯不疑”,几乎每次飞行必选南昌路线。而“黑猫中队”除了侦察在西北的中国战略武器基地,另一项重任是掌握大陆空军换防、部署情况。如此这般“诱敌”,猫焉能不来“咬钩”?

第二天,“黑猫”果然从台湾爬过来了。但飞到广州上空后,突然转弯,掉头返航,再没动静。二营有些指战员不免有些沮丧: “难道敌机发现了我们的陷阱?”但岳振华认为:“敌机对广州是一次试探侦察,主要看看江南地区有没有飞弹,它隔一两天肯定还会来,我们不能放松。”岳振华和远在北京的刘亚楼、成钧想到一块儿了。

后来才知,9月8日那天,“黑猫中队”出任务的是中队长、空军中校杨世驹,目标是南昌。杨世驹驾机飞过海峡后,先虚晃一枪,朝广州方向飞去,然后打算突然掉头北上,直奔南昌。不料飞机出现故障,不得不中途折回桃园,由是逃过一劫。

9月9日(星期天)上午6时许,东方刚泛鱼肚白,一架U-2飞离桃园机场,宛如一只放飞的风筝,以二三十度的仰角插入空中。7时32分,由平潭岛上空进入大陆,经福州、南平、沿鹰厦铁路上空北进,解放军强功能的泛丰长程战管雷达紧盯不放。

在北京接到报告后,刘亚楼亲自坐镇空军指挥所指挥。他头戴耳机,手握话筒,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图上雷达跟踪的美机位置。他直接要通岳振华的电话。岳振华跳出制导雷达车,跑回指挥所的帐篷,话筒里响起刘亚楼雄浑有力的声音:“岳振华同志,拖拉机你看到了吗?”刘亚楼用的是暗号,不叫U-2飞机。岳振华报告:“报告司令员,我从标图桌上看到了!”“把它打下来!”

整个战斗,刘亚楼对岳振华就是这么一个命令,其他都是让他独立处置。下完命令,刘亚楼没有离开指挥所,和成钧盯着标图板,盯着不断向南昌方向移动的“猫路”。

参谋报告飞机距离二营还有70公里,成钧告诉刘亚楼:“岳振华的导弹已经瞄准,黑猫再向前几步,就要撞枪口了。”两人屏住呼吸,一动不动地紧盯着标图板。然而,标图板上敌机没有进入二营阵地上空,而是侧飞临远,改变航线向江西九江方向跑了!“难道‘黑猫'不来南昌了?”成钧霍然站起身来,一声叹息。刘亚楼嘴角浮起一丝浅笑,道:“别着急,看它飞到九江后如何动作,说不定是先麻痹一下我防空部队,在我们措手不及时,再来杀一个回马枪。”

不久,标图板上的“黑猫”航迹果然出现了新动向。飞机飞到九江后,突然左转180度,杀了个回马枪,对着南昌直飞过来。刘亚楼一声冷笑:“果然是老手,跟老子玩这套把戏!”

“指挥?给营长打个电话提醒一下?“参谋算是摸准了司令员的心思,这是地空导弹部队实施机动作战后的首战,不管从哪个角度讲,这一仗都必须打好,作为空军司令,刘亚楼比谁都急呀!司令员抓大事不可能面面俱到,但参谋人员在关键时刻就得参谋,免得首长有所疏忽。却不料刘亚楼立马制止:“这个时候正是岳振华指挥的关键时刻,也是最紧张的时刻,不要干扰他。我了解他,精明得很,打起仗来很沉着,敌机这点儿花招骗不了他,我们已经给他下令叫他打下来,怎么打是他的事,别管这么细。敌人想给岳振华一个回马枪,没那么便宜,岳振华是谁呀,我看准能给敌人一个下马威!”

正如刘亚楼所相信的那般,岳振华并没有被“黑猫“的伎俩瞒过。在参战部队为“黑猫”溜走而浮躁时,岳振华倒清醒起来,他精神陡地一振,通过扬声器向部队发出命令:“大家注意,不可松懈,警惕目标回窜!”

根据岳振华的命令,二营只用目标指示雷达严密监视敌机,制导雷达不开天线,以免打草惊蛇,其他战斗准备一切照旧。

U-2飞到鄱阳湖上空后,岳振华命令:“飞机可能到了鄱阳湖拐弯,大家要注意,做好发射准备。”

导弹接电要掌握时间。导弹接电后,如果不发射,超过时间了,它就要“休息”,当它“休息”时你再发射,是发射不出去的。

不出所料,敌机返飞南昌侦察拍照!8时32分,进入导弹部队火力范围。岳振华果断下令打开天线捕捉目标,连续发射三枚导弹。随着一声撕天裂地的怒吼,天地震颤,三条鲜亮鲜亮的火龙,从松树林中腾空飞起,直扑目标。第一发导弹飞越目标后自毁,第二、三发与目标遭遇,滑得像泥鳅一样的“黑猫小姐”,一头撞进无数块弹片编织的死亡之网。敌机残骸坠落在南昌市东南15公里的罗家集,飞行员陈怀跳伞负伤,落在水田里面,被民兵活捉。

这是中国击落的第一架U-2飞机,也是世界上第一次用导弹打下U-2飞机(1960年苏联是用飞机还是用导弹击落一架U-2,至今未明)。周恩来第一个给刘亚楼打来电话祝贺:“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,美国U-2飞机前几天侵入苏联境内,他们只提了抗议,我们却把这种飞机打掉了!”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刘亚楼坐镇北京布阵南昌,引“猫电车之狼vr攻略秘籍”出洞,打掉美国最先进间谍机

U-2全名为Utility,表示此为多用途的实用飞机。绰号“黑寡妇”!作为间谍飞机,它一是飞得远——最大航程7000公里,飞得长——续航时间9小时,当然最绝的是飞得高——最高可达2.28万